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坞根的造梦师们打造了7个美丽梦境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0日 11:05:58 编辑:郑黎明
(0)

本网讯(记者王悦 通讯员林圆圆文/图)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小镇里的慢生活,让你得以“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这样的生活,你是否心向往之?


有人打造了7个不同色彩的梦境。以一方庭院为天地,以巧思为画笔,“造梦师”们开始“做梦”了。


这是坞根镇开展的“七个庭院”改造项目,“造梦师”是镇里的青年干部,为期近一个月时间,他们在小小天地里打造斑斓“梦境”。


庭院里的“耕读”生活


一个庭院,一方桌凳,一扇竹门,一捧碧绿。院内,可闲坐饮茶;院外,可耕田劳作。


这不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这是坞根镇小坞根村的“耕读人家”。

耕读人家.jpg

小坞根村的这一处庭院,原本就有着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石屋、篱笆桩、菜园,无一不勾起你对于田园生活的向往。


正是利用这一点,由陈香志、王晨河、王烁组成的青年干部团队,将几块瓦片围成圆圈,一株绿树挂上红色小灯笼,石屋的窗户上挂个筛子,点缀一只小小蜗牛。围墙外头,几个竹簸箕上,一串绿意挂出墙头。


在庭院外头,一个菜园已浑然天成。这原本就延续了村民喜爱耕种的习惯,用竹篱笆一围,立刻变得小而精致。


有“耕”有“读”,“耕读人家”因此得名。


同样将文化生活融入庭院生活的还有“墨野书屋”。位于西山下村的一处庭院,因主人是从教40多年的老教师,给了设计团队一个关于书屋的灵感。


庭院里的一位老人,爱给孩子们讲那过去的事儿,作为红色古镇的坞根,有着说不完的故事。游客们簇拥着老人,那段关于过去的红色征程在这里重新铺开。


为了打造这样一个温馨的场景,“墨野书屋”应运而生。

墨野书屋.jpg

在石椅上靠一靠,听老人述说那过去的事儿。得了闲暇,这里还有车轮形状的木桌、木椅,摆上一副棋,一场“厮杀”就此开始。


看庭前花开花落


“来过,就不曾离开。”刘若英坐着乌篷船,荡漾在乌镇潺潺流水中的背影,让多少人对这个古镇心驰神往。


有人说,徜徉在乌镇,你会忘记了时光的流失。


在坞根,同样有人希望把时光永远留在一方小小庭院里。


林伟杰和他的团队给自己设计的庭院取名为“荏苒”:时光荏苒,万物更替,事物都是见证。

荏苒.jpg

“这里的村民都是高山移民,不像其他村子有古朴的感觉,也没有一个成型像样的院子。”林伟杰选取的庭院位于大地山村,村民们从高山上举家搬迁到这里,虽然不如其他村子年代悠久,却也见证了这一代人的变迁。


因此,时光、不争、希望,是林伟杰团队给这个庭院赋予的3个主题。


时光:大地山村村民从高山移民到这里,不知不觉有10年了,屋前静悄悄攀附着的爬山虎,目睹了院子里的时光流逝。


不争:庭院里的色调以淡色调为主,用淡色的花草作为装饰,一两平方米的空间,放置着秋千、躺椅,如同给内心一角预留的一个小小空间,这是一个自己与自己诉说的地方。


希望:虽然生活很平淡,或许枯燥,但也仍有美好的希望,渴望着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点缀在淡色花丛中娇艳美丽的鲜花,就是绽放在这个小小庭院里的希望。


在下呈村,梁奕、郭依敏、方宗全这个团队,同样打造了一个静谧一角。


诗经有云: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栖迟”这一庭院名字由此而来。

栖迟.jpg

相对来说,这是一个挺大的院子。设计团队将院子一分为二,以水井为界,一边是休闲区,一边是菜园。


一列排开的酒坛子里,种的是水仙;竹子编成的小小花架,将来可能会攀爬上碧绿的常青藤;一口光秃秃的水井,在用小石块重新装饰后变得精致;一块上书“栖迟”二字的竹简,看似随意地挂在树梢上。


搬一把小椅,在树下安静坐着,抬头就是湛蓝的天空,和一棵歪脖柿子树,时光静静在身边流淌。


不远处,是个小而精致的一米菜园。在1.2×1.2平方米的空间里种植不同的蔬菜瓜果,用木板隔成8个三角形,这是设计团队根据实际情况打造的“一米菜园”2.0升级版。


“所谓‘一米菜园’的概念,就是站在种植棚外,伸手就能够到棚里不同的蔬菜,不需要踩到地里去。”设计人员之一梁奕解释,为了打造这个小小庭院,他们做了不少功课。


庭院里的旧时光


在坞根村里居住的不少是老年人,他们守着自己的旧习惯,时光在这里跟他们一起老去。


“七个院子”的设计团队,当然也考虑到了老人们的习惯。


在寺基村的“合阖院”里,石头块垒成了一方圆圆的天地,就是专门给老人纳凉、闲坐的。在这里,老人们可以与邻居们闲聊,可以做一些自己放不下的手艺活,甚至可以打个盹儿。


脚边,是一亩矮墙里的菜园子,设计团队甚至贴心地种上了一味常用的中草药,老人得以在院子里安享自己的晚年生活。


而在街头村的“家常小院”,设计团队把这家阿婆院子里的养猪小槽,变成了一个小小花坛。各色的花朵一字排开,这个原本有些落寞的院子,一下子变得靓丽起来。


院子一角,用竹篱笆隔开来,里面点缀了几棵低矮的竹子,与围墙外的那一片竹林相得益彰。


“这就是一个平凡的农家院子,一个平凡的阿婆家。”设计人员之一钟卫说,设计之初,对于这个院子也有不少设想。


因为墙外有片竹园,原本打算以“竹”为名,取“竹园”二字。这个庭院的主人已有90多岁高龄,这个属于她的小院子,设计人员最终决定返璞归真,取名“家常小院”,就是属于阿婆的一个最简单的小院子。


种菜、种花,在院子里闲坐、吃饭,并没有多么高大上,这就是家。


在洋呈村的“笙磬同音”,则更加注重了“和谐”二字。家庭和谐、邻里和谐,就是“笙磬同音”名字的由来。

笙磬同音.jpg

门口站立着两棵60多岁的野生大樟树,台阶用石板铺成,主人阿公是个老石匠,对石板有着特殊的感情。


阿公说,以前家里穷,一直住在茅草屋里,经过努力打拼,终于有了现在的4间二层楼房,成了如今的四世同堂。这给了设计团队灵感。


庭院里一共2户人家,中间用竹篱笆分割。2户人家世代交好,共享这一方小小田地,和谐共生。


“这一个庭院的线条比较僵硬,我们特意建造了曲线花坛,让整体风格更加柔和一些。”设计人员之一赵敏红说。


一分钱掰成两瓣用


经过一番评比,洋呈村的“笙磬同音”脱颖而出,成功夺冠。


整洁美、环保美、创意美、人文美、家风美,这是此次坞根镇“七个院子”的评比标准。


清理垃圾,搬走杂物,挖掘人文家风,赋予特殊内涵,突出乡土韵味,打造一庭院一风景、一庭院一主题、一庭院一特色。


每一个庭院一万元的费用,不过,设计人员都充分发挥了就地取材、废物利用的环保精神,把费用减少到了最低。


“桌子花费1300多元,象棋100多元,草坪600元,黄泥土600元……”这是“墨野书屋”的账单,一个院子总共花费了5000元左右。

为了节省费用,设计人员们“勒紧了裤腰带”,花花草草是自己动手种的,石头是山上挖来的,挂在墙外面的风铃,是自己利用中午和晚上的休息时间,用竹子手工制作的。连庭院中间的那一簇兰花,也是从山上摘来的。


“即使在人工费上,我们也是能省则省。”邵佩虹说,西山下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也充当“免费劳动力”,帮忙将石头从溪水旁搬过来。

“笙磬同音”花坛上的石头片,是村庄在整治施工后剩下的石头片。


“我们这个院子面积比较大,为了节省开支,一分钱都掰成两分花。”“栖迟”的设计人员郭依敏说,就是为了打造一个性价比较高的院子。


院子里的石板、被当作花瓶的酒坛子,全靠村里的村干部动手收集,没有花一分钱。


在“合阖院”里,被当作凳子的树桩,是设计人员在山上捡来的“宝贝”。在“家常小院”里,竹子是村里挖的,草也是村里采的。


“完成这样一个庭院需要多少钱?石板需要多少钱一平方米?与规划设计部门如何衔接?草图要怎么画?”坞根镇党委书记陈永兵说,对于这些,青年干部们原本都云里雾里,而经过这一次锻炼,大家全搞明白了。


期待更多的美丽庭院


这样的庭院设计比赛,今后还将在坞根镇持续开展。


“这一次比赛,虽然庭院数量少,但是示范作用大。”陈永兵说,原先,群众对镇里开展的环境整治工作没有足够的意识,而如今,看到小小一个院子变化这么大,让他们眼前一亮,也加入到整治的队伍中来。另一方面,正是这样的活动,向党员、群众展示了坞根镇整治环境的决心,让大家知道,原来庭院革命还可以这样开展。


而对于坞根镇的青年干部来说,这更是一次难得的学习和锻炼机会。陈永兵说,坚持把乡村规划师的培育,作为队伍建设的有效载体。“七个庭院”的比赛,同时也是坞根镇青年干部论坛的主题活动内容,坞根镇的青年干部专程来到黄岩考察学习农业小镇建设,到峨嵋山参观,并开始自己参与设计,才终于有了现在的作品。“以前机关干部们只是听和学,没有平台去施展、去创造,如今,青年干部们要学有所思、学有所悟,真正参与到坞根的乡村整治中来,创造属于自己的产品。”


庭院革命也将成为深化坞根全域环境整治的有效载体。今年,坞根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接下来,环境整治工作将被推向全域,推向坞根的家家户户,推动新一批的示范点,让整治带来真正的大变化。


未来,坞根还将推出更多的旅游节活动和旅游项目,让美丽乡村带来美丽经济,使全域旅游发挥经济效益。


“有天有地有庭院,这大概是很多人都向往的生活。”市农办主任吴玉明这样说。


记者从市农办了解到,从2018年至2022年,全省将创建500万个庭院,也就是说,每年都将出炉100万个庭院。把范围缩小到温岭,我市一年需要创建1000多个美丽庭院。


“庭院,不只是安全,也是文化,更是经济。”吴玉明说,美丽庭院的设计比赛,就是来树立一个示范,告诉大家,好的庭院究竟是怎样的,起到示范带动、以点带面的作用,通过美丽庭院的创建,推动房前屋后的干净、整洁、美丽,推动环境整治,推动美村、富民。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