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媒体报道 > 都市新女报 >

“发狂”18年 临沂“女绿巨人”来济南求医盼重生

7月19日,在济南义和庄的一处出租屋内,夏莉容倚靠在墙上默不作声。17岁之前,她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姑娘,成绩还不错,可惜高中没毕业,就到离家不远的豆奶粉厂上班了。17岁之后,她成了一个“疯子”,力大无穷、六亲不认。村里的孩子害怕,喊她是吓人的“女绿巨人”。她可以徒手掰开门锁,还要拿刀杀了母亲,她甚至想不起自己还有一个7岁的女儿。她被关在笼子里,在深夜里写日记,常人很难看懂她想表达什么,但可以轻易感受到她的愤怒和挣扎——里面的每一个字,就像被刀刻出来的一样……

  7月19日,在济南义和庄的一处出租屋内,夏莉容倚靠在墙上默不作声。

  夏莉容曾被关在笼子中“圈养”

  夏莉容35岁的人生分为两个部分。

  17岁之前,她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姑娘,成绩还不错,可惜高中没毕业,就到离家不远的豆奶粉厂上班了。

  17岁之后,她成了一个“疯子”,力大无穷、六亲不认。村里的孩子害怕,喊她是吓人的“女绿巨人”。她可以徒手掰开门锁,还要拿刀杀了母亲,她甚至想不起自己还有一个7岁的女儿。

  她被关在笼子里,在深夜里写日记,常人很难看懂她想表达什么,但可以轻易感受到她的愤怒和挣扎——里面的每一个字,就像被刀刻出来的一样……

  17岁时突然变疯

  除了一张床,屋里再没任何东西……7月19日上午10点,济南义和庄村头一间只有三四平方米的出租屋,是夏莉容和母亲赵淑云的落脚点。

  夏莉容盯着床对面的白墙,几乎不眨眼。如果没有母亲告诉她该吃饭或者睡觉,无论在什么时间进来,她的姿势都不会出现变化,好像一尊可以呼吸的雕塑。

  在来这里暂住的一周时间里,夏莉容趿着拖鞋的声响回荡在出租房外破旧的小院里,她不停地向前走,遇到尽头的墙再折回,像被上紧了发条,又好像是办公桌上永不停止的牛顿摆。

  有时,夏莉容烦躁了,会大声嚷嚷着自己的被子丢了。赵淑云过来告诉她,你的被子在那里,却依然不能平息她的怒火。她反复提到“死”,“渴死”“饿死”“冻死”,而事实上,距离吃早饭才不过2个小时,屋外杯子里还有大半杯水。而19日济南的温度是34℃。

  这么多年过去了,谁也说不清夏莉容究竟是怎样“疯”的。

  她67岁的母亲赵淑云只是依稀记得,夏莉容在17岁那年的某一天,吃过早饭后跟自己打了声招呼,便独自去离村子不远的豆奶粉厂上班。等再见到女儿的时候,她已经“疯”了……

  赵淑云回忆,女儿变疯也可能跟家里不再让她上学有关。她感慨地说,女儿在17岁患怪病前,还是一名成绩优秀的学生,后来家里让她辍学了。

  赵淑云操着极为浓重的口音,当她说起女儿的遭遇和自己不幸的家庭时,哽咽与哭声叠加,几乎很难在她口中找到一个事件的完整线索,记者只能从这些语言碎片中拼凑出夏莉容的过往。

 

  木笼里的死亡笔记

  临沂沂水县,许家湖镇,司家官庄村。

  村南头的一处院子里有个用砖瓦和木条围建的笼子,这是个逼仄的空间,如果成年人站在里面,头会碰到顶部;如果是躺着,腿无法伸开。而夏莉容在里面待了4个月,直到被医院的车接走。有人看到她想逃出去,可笼子门上有8道锁,钥匙被包成一包,放在屋内的某处抽屉里。笼子周围还有一堆沙子加固栅栏。

  被困住的夏莉容更加疯狂,她不停地辱骂、用身体冲撞笼子、发出“一阵阵的号叫”。后来家人发现,笼子里有一个日记本,夏莉容在里面写下了父母的名字、日期还有“死亡”。这本“死亡笔记”里的每一个字,都充满对人生的绝望和痛苦,字里行间就像被刀刻出来的一样,笔迹渗透纸张,印入下一张。

  “不敢让她出来,她拿着刀要杀了我们,她‘疯’了。”赵淑云说,从17岁到35岁,夏莉容“疯”了18年,把家里的一切都砸了。

  她用马扎砸伤过父亲,用砖头砸伤过母亲。赵淑云说:“不知道为什么,她害怕外面的人,但对家里人又骂又打。”

  事实上,在夏莉容身上的怪事有很多。她的力气大得惊人,家里人用麻绳把她反绑在床上,只要没人看着,她很快就能挣开。她说话几乎没有逻辑,却可以背出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和家里的电话。她记着自己孩子的生日,但孩子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却无法认出。她可以几天不吃不喝,狂躁时依然力大无穷。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夏莉容就会被送到当地医院或者青岛的相关医院治疗一次,她的病情也能得到暂时的缓解。可是,要不了多久,夏莉容停止服药后,隐藏在她身体中的“恶魔”就会复活。

  在她还算健康的时间缝隙里,她会出去打打工,还有过三次婚姻,都离异了。第一次婚姻在她把家里的床点着后终结,留下了一个7岁的女儿。夏莉容与第二任丈夫也有过一个孩子,在出生的第二十八天时,这个尚未过满月的孩子,夭折了。因为她的疯病无法照顾孩子,孩子细菌感染而死。

  也许,夏莉容已经不会再表达悲伤,她只有表现出来的愤怒。

  来济寻求生机

  最先发现木笼中的夏莉容的,是临沂琅琊志愿者协会的王茗正。

  与协会其他同事走访时,他第一次见到笼中的夏莉容,当时就被震惊了,提来慰问的鸡蛋险些摔在地上。赵淑云一家担心这个木笼子再也关不住女儿,怕女儿发狂杀害家人,恳求志愿者协会帮忙带女儿走,去寻求更好的救治方法。

  志愿者们把夏莉容和母亲接到济南这家出租屋暂时落脚,并留下3000元,筹划着如何尽快帮助这个家庭。

  夏莉容的病已经严重拖累了这个家庭,现在她的父亲也瘫痪在床。

  60多岁的老夏是个泥瓦匠,女儿病了这么多年,他也没有被命运击倒。去年,夏莉容第二个孩子去世的那天晚上,老夏让赵淑云赶紧去睡觉,他独自在屋里喝闷酒。第二天赵淑云一早起来做饭,看到老夏在屋里没动静,以为是头天晚上喝多了。直到太阳完全升起来,她去叫老伴起床吃饭,才发现屋里满是刺鼻的气味,而老夏在床上没有一点反应。

  重型一氧化碳中毒,这是医院给出的诊断。幸运的是,老夏捡回一条命。不幸的是,这命只剩半条,今后他只能躺在床上,说着说不清楚的话,想着想不清楚的事,过着怎么也过不明白的余生。

  过去,老夏做泥瓦匠,儿子打工,自己卖豆皮,一家人的生活总还能过下去,而现在……

  赵淑云的呜咽变成号啕大哭,本就不清晰的语言更加让人听不明白,她自己一定也不知道,今后的路还有没有办法走下去。

上一篇:女精神患者让四邻不安 神康医院及时伸援手救治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推荐
济南神康医院

注:成功申请后,我们将在24小时内回访

咨询热线:

医院地址:
济南市历下区工业南路41号

版权所有:
济南神康医院 www.jnskyy.com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21140号-1

温馨提示: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做为诊断治疗依据,请及时就医。

  • 官方手机网站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