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媒体报道 > 民生直通车 >

得病6年打妻儿 妻离子散靠爹养

樊玉庆,41岁,德州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原本家里的顶梁柱。忽然有一天,他变了:变得性情冷漠、反复无常、打骂家人。忍受不了的妻子带着儿子离开了这个家,而樊玉庆年迈的老父亲只能担负起照顾这个对人又打又骂儿子的使命,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但是病情却丝毫不见好转,后来,樊玉庆开始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也不和任何人说话。

  樊玉庆,41岁,德州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原本家里的顶梁柱。忽然有一天,他变了:变得性情冷漠、反复无常、打骂家人。忍受不了的妻子带着儿子离开了这个家,而樊玉庆年迈的老父亲只能担负起照顾这个对人又打又骂儿子的使命。因为贫穷没钱治病,樊玉庆的病一拖就是六年。
 

 

  生在农村的樊玉庆,虽然家里很贫穷,但是他坚信经过自己的努力一切都会变好的。于是一直勤勤恳恳的干活,希望有一天凭借自己的付出可以让这个家的情况逐渐好转。虽然樊玉庆的工资不是很高,但是维持一家人的生活还是勉强足够的。樊玉庆已经成家,孩子也大点了,一家人和和睦睦的过着日子。原本以为,日子就可以一天天红火起来,但是好像任何事都不会那么如人愿。突然有一天,樊玉庆变了。
 

  开始只是不理家里人,妻子觉得很奇怪:原本喜欢热闹,爱开玩笑爱说话的樊玉庆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孤僻了。对自己的妻子爱答不理,对儿子也不关心。以前经常抱着儿子出去遛弯转悠,现在看到儿子也没啥反应。儿子喊着“爸爸”伸出手想抱抱他,他也开始躲避。儿子哭了,他也不管,好像这些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似的。不出去干活,整天就在家里呆着,谁说也没有用。
 

  刚开始,家里人以为是近压力有点大,过段时间就好了。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但是病情却丝毫不见好转。后来,樊玉庆开始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也不和任何人说话。有时候又会在屋里找个角落或者直接就在厕所里烧起东西来,嘴里还在念念有词,好像在给谁烧纸钱一样。虽然没有给家里造成很大的破坏,但是一个家被他烧的乱七八糟。
 


 

  这些家里还是能忍受的,但是樊玉庆突然开始打人了。打自己的妻儿甚至年迈的双亲,打起来是一点也不含糊。妻子看到这样的樊玉庆彻底失望了,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至此再没有回来。而樊玉庆的母亲因为脑血栓一直卧病在床,现在樊玉庆的妻儿离开了,家里能算上劳动力的也就是樊玉庆61岁的老父亲。但是樊玉庆父亲零零碎碎打零工的钱,连贴补家用都显得有些紧凑,更不要说给樊玉庆治病了。
 

  于是樊玉庆的病就这么耽搁了,而且这一耽搁就是六年。这六年的时间,樊玉庆的病是时好时坏,家里人也为了他的病伤透了脑筋。他犯病完全没有前奏,可能前一秒还安安静静地呆着,下一秒就马上跳起来揍身边的人。这样的突如其来,让樊玉庆的双亲整日提心吊胆。
 

  济南神康医院在了解到樊玉庆的情况后,决定对他进行免费救治。神康医院马增来主任携随行医护人员来到樊玉庆家了解情况。刚来到樊玉庆的家,所有人看到的就是一个有些陈旧的房子。入目之处都是一块块的砖头,房里房外,墙皮都没有。家里的物件也少得可怜,除了必须的锅碗瓢盆床铺,剩下的东西基本就没有。
 


 

  这时的樊玉庆已经拒绝与任何人交流。马主任只能从樊玉庆父亲口中了解樊玉庆的情况。看到这个贫困的家,还有现在不认人的樊玉庆,医院决定把他接回去进行系统检查治疗。医院的车把樊玉庆还有他的父亲一起接到医院。
 

  马主任说到,樊玉庆患病时间比较长,六年来又没有经过治疗,大脑神经已经受损严重,需要进行详细的检查,然后再依据病情制定治疗方案。马主任解析,医院首先会为其进行脑功能检测,确定其脑细胞受损情况。然后会配合医院独有的“解郁安神”系列中药和鬼门十三针进行系统治疗。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全面治疗,樊玉庆的病是可以逐渐好转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患病6年吓跑妻儿,母病爹愁一夜白头

精彩推荐
济南神康医院

注:成功申请后,我们将在24小时内回访

咨询热线:

医院地址:
济南市历下区工业南路41号

版权所有:
济南神康医院 www.jnskyy.com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21140号-1

温馨提示: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做为诊断治疗依据,请及时就医。

  • 官方手机网站

  • 官方微信